藤浦俊介按照一周两次的习惯,中途在新宿站下车後,和过去一样到西口地下的自动
  货柜,换上牛仔裤和运动上衣,把绣有校徽的短袖上衣和黑色学生裤以及书包丢进框子里,
  又迅速换上高筒运动鞋。
  这种秘密的习惯已经持续一年,这个存货柜是-月用二万圆包租的。
  俊介是十五岁的高中一年级学生,在私立着名的g高中,成绩能在全学年列入前叁名,可
  以说是一个秀才。
  面貌英俊有气质,又是富有家庭的儿子,大概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秘密。
  关上门把钥匙丢进??袋里,戴上雷朋的深色太阳镜,从地下道快步走向东边的出口,目
  的地是在歌舞伎町的一家卖色情书的书店。
  在这个地带卖色情书的书店有数十家,可是俊介对这一家叫-格利雅诺-的名字很古典
  化的店名,和五十来岁有知识份子退休感的店主很有仔感,大约一年半以来-周一定会来这
  一两次。走进-格利雅诺-时,今天大概时间还早的关系,里面没有一个客人。
  (哦,小少爷,你来了。今天又有你喜欢的成熟美女虐待狂的好画册两本,像电影明星
  的家庭主妇被像她儿子一样的年轻男人折磨的快要疯狂的场面。)听着-一次来都会播放的
  莫札特的旋律,俊介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老板,还有没有变态的?)书店老板对这位
  身材魁梧的少年,一直以为是大学生。
  (哦,忘记了,有一本,是十一岁的几乎还没有长出毛的女孩,又是美少女,受到中年
  夫妻的折磨,同时失去处女的故事,你年纪轻轻的对这一行真是精通,看女人的密处,最妙
  的还是四十多岁的成熟女人,不然就是爱少女的变态。)俊介的眼精盯着看他从柜台下拿出
  叁本书的封面,从经常都有五张一万圆钞票的钱包拿出两张。
  这叁本确实合乎他的口味。像他妈妈那种年龄的女人、双手被绑在背後,有成熟丰满的
  乳房和屁股,耻毛是又黑又浓,面貌高雅又性感的女人躺在地上,把手拿皮鞭的少年挺直的
  肉棒含在美丽的嘴里,还有一本是双腿分开被倒吊起来的美丽少女还没有长毛的肉缝,有中
  年男人冒出血管的大手在玩弄,还有蹲在地上露出成熟阴部的中年女人。
  虽然没有气质,但非常性感的女人抓住少女还没有完全隆起的乳房吸允粉红色乳头的封
  面,看得俊介伸出舌头舔乾燥的嘴唇,同时吞下嘴里的口水。
  在内裤里的肉块已经膨胀到疼的程度,同时也在脉动。
  (你是老顾客,把送你的照片放在里面.一定会合你的口味。)被嘴里的烟熏的眯起眼
  睛,老板笑的把十几张照片放在袋子里。(是良家妇女的捆绑照片吗?)(嗯,是我自已拍
  的,模特儿是我认识的一位太太,年纪是四十岁,但有很好的身体。对了,我们好像有相同
  的嗜好,那天在一起好好的谈一谈。最近找一个晚上来吧,我的老婆在这附近开一家小酒吧
  ,那里有很多虐待狂的客人,你一定会满意,你的母亲一定是非常性感的美女,真想能见到
  一次。)书店老板的眼睛在这刹那淫妖的光泽,使俊介吓了一跳。
  凡是看到他的母亲杏子的男人,都会被她那种成熟高贵的女人气息所吸引,就连他的同
  学的少年们,看到杏子成熟的身体和美丽的面貌时都会目不转睛的看,眼睛里显然带者淫猥
  的感情不断的偷看。
  在街上或电车里有更露骨的强烈视奸的眼光,盯在藤浦杏子丰满的胸部和屁股以下腹部
  丫字形的部份,俊介-次看在眼里都会产生虐待狂般的快感。
  如果我的妈妈成为虐待狂杂志里受到凌辱的女主角,好色的男人们一定会购买。
  (小少爷,你想和妈妈干对不对?这个我知道,最好是绑起来尽情的折磨後和她干,虽
  然这是我的第六感,你的妈妈也一定在期盼自己的儿子凌辱她,奸淫她,对一个母亲来说,
  被自己的儿子强奸的那种败德的羞辱感据说是能产生无比的最大快感,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
  说的,祝福你成功,小少爷。)这时候有其他客人走进来,说话就此结束。
  回去换好衣服,搭乘京王线的特快车到C站下车为止,俊介简直像梦游病人一样成为茫然
  自失的心理状态,喜爱莫札特做曲的显然有教养的色情书店老板,非常正确的说中他藏在心
  中的败德劣情。
  他的父亲映可是大贸易商的经理,也是公司的红人,从一年前就到里约热内卢分公司担
  任总经理,可以说是长期国外出差不在家里,从这个时期俊介就把美丽的成熟的母亲当成女
  人看了。
  真不知道已经一年多没有和丈夫亲热的她、如何安抚成熟女人感到骚痒的肉体。
  并不像有爱人的样子,偶而和女朋友一起去新宿或银座的百货公司,或去参加音乐会或
  看电影,母亲是过者中上流家庭的主妇生活。
  在回程的电车里,俊介败德的劣情有如火上加油,只好闭上眼睛把头靠在窗边、幻想着
  母亲美丽的成熟肉体。
  大而带有忧愁感的富有魅力的眼睛,高雅而又美丽的形状,而使人联想到阴唇的性感嘴
  唇,雪白而柔软的颈部,就是戴上乳罩也能看到美丽而丰满的乳房。浮显出高开又叁角裤的
  屁股恼人的曲线,从大腿有流线形的苗条美丽的腿、不论那一个部位。母亲杏子的女人魅力
  ,就是对儿子俊介也成为最理想的意淫对象。
  从十岁的小学生时代,就把美丽的母亲看成是理想中的女人,但变成难以抑制的异常亢
  奋的欲望,是从一年前父亲到里约热内卢以後的事。
  他对母亲下意识显示出来的性感动作,用火热的眼光做视奸。
  蹲下时看到在雪白丰满大腿深处有细小叁角裤的裤裆,弯下身体时露出丰满的乳沟,有
  时会不小心只穿一件衬裙用浴巾包者头发从浴室出来。
  因为没有穿内裤和乳罩,能透明的看出凸出的乳头和下腹部倒叁角形的黑毛,看在俊介
  的眼里心脏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呦!阿俊,不要看。)露出性感的羞涩动作,用双手搂
  着乳房,发出美妙的娇声跑进卧室,对这样母亲性感的背影,俊介不知多少次用淫邪的眼光
  追逐。
  这样的夜晚,俊介躺在床上从可以上锁的书柜里买来的书中挑选出像母亲性质的成熟女
  人被凌辱的画面,把母亲成熟的肉体幻想在照片的女人身上,就这样手淫。
  有时候拿到沾上母亲杏子女阴分泌物或耻毛的叁角裤放在鼻子上闻或自已穿上,或套在
  自己挺直的肉棒上e在幻想中享受手淫的乐趣。
  在俊介有电子锁的秘密抽屉里,从高中一年级的学生而且是名校高材生的身分几乎无法
  联想的,塞满淫秽的收集品,有沾上母亲杏子蜜液的叁角裤,还有沾满月经血液的生理棉,
  对成熟女人几乎有相同的会产生强烈欲望的对少女的变态嗜好偷来十二岁的??妹玖美的充满
  少女味道的内裤等e…:有几条皮鞭及绳子,美制有皮带的塞嘴用道具.几乎可以乱真的电动
  假阴茎,手铐与脚镣,还有就是成熟女人和十五岁以下少女的裸体照片,外国或日本凄惨的
  折磨虐待狂照片等,就是中年人的好此道者也会自叹不如的收集品。
  如果母亲杏子看到抽屉或书架中的东西,可能受到强大冲击而昏过去,但是她对模范生
  又英俊的儿子,从来没有这样的怀疑。
  更何况做梦也没有想到,俊介会对母亲和??妹怀着可怕败德的意念。
  在他收集的内裤中,还有偷来其他能使他产生欲念的女人的东西,包括邻居四十岁妖艳
  的香江夫人与比??妹大一岁也在私立名校上学的美少女亚香里,还有母亲的姊姊今年四十二
  岁同样有美丽成熟身体,有妖艳美貌的姨妈贵和子的内裤。
  血向上冲,在阴茎猛烈勃起又如同痴呆的状态,俊介走出西站,茫然向自己家的路上走
  时,这位魔性少年的眼睛看到前面提着百货公司购物带的女人背影时发出妖邪的光泽。
  在美女的屁股浮显出叁角裤的线条,性感的扭动腰肢,穿者高跟鞋在前面走的女人,毫
  无疑问是邻居的大谷香江夫人。
  想起有如伊丽莎白泰勒的异国风味的大谷夫人美丽的面貌和生动的肢体,俊介挺直的邪
  恶肉棒更强烈的开始脉动,在他抽屉里密藏的笔记本上,列在他想奸淫的女人中第叁位的就
  是这位美女。
  -可恨,真是美丽的屁股!你的痛苦将会又长久又难过,浪女人!在把我的又硬又大的
  肉棒插进去之前,至少要用两小时的虐待要你哭泣,先玩弄成熟的阴户,用皮鞭把屁股抽裂
  ,还要把肉棒插在屁眼里,香江阿姨,当我玩腻你的时候,就要在你的面前玩你的女儿亚香
  里,我要等着听你的浪叫声o-在行人很少的住宅区,就好像封火热淫秽的视线感到不安,香
  江夫人回头看,发现是俊介後在美丽的脸上出现??丽的微笑。(原来是俊介啊。)在夫人充
  满性感的声音诱惑下,少年和夫人并排走,虽然尽量装出开朗的样子谈话,但看到她美丽脸
  孔和在胸前跳跃的丰满乳房时,膨胀的肉棒感到无比的胀痛,流出一点淫水。
  香江夫人也和妈妈一样,今天又让几百个男人产生性欲,是罪大恶极的浪女人!有一天
  一定要让她补偿!
  (再见、给妈妈问好。)在家门前和夫人分开後.俊介也没有按门铃,就用自己的钥匙
  打开房门-o俊介产生一种奇妙的预感,悄悄的向里走,也没有叫一声妈妈我回来了。
  微微听到有如甜美的啜泣声和急促的喘息声,少年的心感到震撼,声音是从最里面的父
  母卧房传来。
  难道是父亲突然回来,白天就和母亲性交吗?
  起自於恋母情结的对父亲强烈的嫉妒感,出现在对美丽母亲有邪念的少年心里,可是当
  他的眼睛从微微开启的门缝看进去时,眼睛里立刻冒出残忍的光泽o母亲杏子把雪白耀眼的裸
  体对着等身大小的壁镜、同时陶醉在手淫的快感里,第一次在这样近的地方看到母亲的裸体
  、那种魅力超过他的想像,邪淫的血向头上冲的少年,在这刹那感到目眩。
  俊介几乎下意识的拉开裤子的拉??,抓出激烈脉动的阴茎,就开始用力的套弄。
  (……啊……太好了……实在无法忍受……亲爱的……我又要??了……)在呼吸急迫下
  的甜美浪叫声,是从美丽母亲的嘴里发出来。母。邪淫仪式2亚洲巨炮大概是常常一面给父亲
  看,一面这样自己玩弄,真是浪女人。如果真的想那样干,对我说一声就行了,妈妈!在分
  开很大的雪白双腿之间,掉落着有粉红色蕾丝边而多次沾上过俊介精液的内裤。妈妈不知用
  那个擦过几次从阴户流出来的淫液。
  少年对自己想推开门冲进去,把正在享受手淫快感的母亲用绳子绑起,把坚硬的肉棒插
  进湿淋淋的阴户里的凶暴冲动勉强克制下来。瞪大双眼,凝视卧房里的美妙情景。在他欲望
  目标中占第一位的母亲,要留做最後的快乐标的。
  (……啊,亲爱的……你要仔细看我??出来时的样子,我会全力扭给你看!
  啊!!!!我快要??出来了……)在母亲裸体的前面,虽然有镜子把女人的魅力和性器
  的秘密完全照出来,可是从她的位置是看不见房门。
  杏子像啜泣一样的喃喃说着,右手指更用力蠕动,在湿淋淋的黑色耻毛下,挖弄张开口
  的阴洞,捏住充血後硬得像豆粒般的肉芽用力搓弄,把成熟的美丽屁股猛烈向前後左右扭动
  ,还把指奸的秘处大胆的向镜子挺过去。
  杏子的丰满挺起乳头的双丘在镜子里狂舞,在平坦的雪白下腹部也随者扭动o少年的紫色
  巨茎的端口留出透明的淫水滴在地板上,同时深深叹一口气.他看到的正是妄想中描画的完
  美无缺的被虐待狂女性的手淫应有的痴态。
  杏子用左手指把阴唇几乎撕裂一般的分开,像用脚尖站立的雪白高雅的脚,发挥出被虐
  待狂的效果。
  (对我淫秽还感到满意吗?亲爱的.我想你那又粗又硬的鸡巴想得快发疯了。可是你放
  心吧,我是你的妻子……啊!!太美妙了……我绝对不会让其他男人碰我一下,所以-天这
  样不怕难为情的自己玩弄自己的阴户!)完全沈醉在甜美手淫的快感里,陶醉时向丈夫细诉
  的美丽妻子且母亲的痴态,被俊介用凶暴的眼光继续视奸,此时的强烈嫉妒几乎想把父亲杀
  死。
  在里约热内卢和性感的黑女人结婚,不要回来算了,爸爸!妈妈要变成我的。)杏子弯
  身想捡起内裤时,从雪白的屁股沟间看到美丽粉红色的菊花蕊,在她这个年龄的女人中,在
  曰本还很少喜欢肛门性交的夫妻,所以可能她的後面还是处女。
  杏子露出陶醉的表情看着镜子里成熟的肉体,用高雅的身段从地上拿起内裤擦拭湿淋淋
  的淫花瓣,这一次把向着房门的脚高高抬起,用手抱住大腿,杏子就用单脚站立的姿势,用
  非常性感的姿势又继续手淫。
  从少年的位置能完全看清楚湿润成玫瑰色的母亲的淫花瓣。少年凝视秘洞。(啊!那个
  阴户太刺激了,妈妈!虽然想现在就把我这个硬家伙给你插进去,但暂时放过你o)用食指和
  中指深深插在秘洞里用力挖,姆指压在勃起的小小阴核上转动。
  (啊!太美了!又要??了。亲爱的。今天已经第五次了,我真是不知耻的淫乱女人。但
  这都是你不好,已经一年多没有和我性交了。啊……不行了,蜜汁要流出来了!)杏子失去
  控制的淫乱的叫声像歇斯底里的高昂,用一只腿支撑的雪白裸体产生强烈痉挛而摇摆,从洁
  白的手指间流出来的粘粘蜜汁,从腿流到脚上。
  因兴奋而弯低身体,少年看不见母亲美丽的脸庞。(妈妈!面对这一边弄呀!)就好像
  回报俊介充满火热欲情的无言喊叫,杏子将身体转向房门的方向,把陶醉在淫靡气氛里的美
  丽脸孔对正镜子。因为是炎热的天气,在雪白的额头,以及为急促呼吸起伏不停的美丽乳房
  上,下腹和黑色??丽的耻丘以及大腿上都冒出无数汗珠发出妖媚的光泽。
  涂上粉缸色蔻丹的雪白美丽手指抚摸着凸起像花蕊一样的肉芽,然後将双手就像要撕开
  一样的拉开暗红色沾满粘液的小阴唇时,视奸的少年几乎忘了呼吸。
  少年的左手疯狂般的套弄自己的阳具,从龟头出现透明的粘液,坚硬的肉棒发出摩擦的
  声音,可是完全沈迷在手淫甜美感觉的母亲杏子不可能听到,当然也就没有向房门这一边看
  。
  这时在母亲的手里握着造型非常美的假阴茎。
  (亲爱的,你慢慢看吧,我要把这个代替你的东西插进去……啊!太好了……只是用手
  指是不能满足的……真想你那又硬又大的东西……我真是很坏的淫女人……如果不是-天这
  样做一次就快要疯了……啊!好….:,连根都进去了!
  ……子宫??开始摩擦了……好舒服呀……就好像骑在你的腿上一样……啊!又要??了。
  )杏子声音是那麽兴奋,对着镜子里向看不见的丈夫诉说着淫语。用雪白的手指不停的抽插
  假阴茎,雪白的裸体随者扭动,陶醉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俊介对这样美丽的母亲现在表现
  出来的举动,心里产生憎恶感,然後就产生残忍的邪欲。
  同时对远在巴西的父亲也产生类似敌意的凶暴愤怒与嫉妒感。
  杏子的嘴里不断喃喃说着淫秽的话,不时乎高乎低的露出甜美的啜泣声,充血的乳头以
  及丰满洁白的乳房和屁股愈扭愈激烈,把大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把女人最神秘的花蕊暴露
  在败德与淫虐的儿子的眼光里。
  那一支就连静脉的样子也完全浮雕出来,在根部还有睾丸的袋子和黑色阴毛的精巧假阴
  茎,在母亲的阴洞里沾上很多淫液发出丑恶的光泽。-当和阴唇摩擦时都会发出淫糜的声音
  。
  妈妈,你使我这样疯狂,这个罪恶一定要用那淫浪的洞补偿!不仅如此,还要你遭遇到
  做妈妈最痛苦的处罚,我要在妈妈的面前,把玖美的衣服剥光,夺取她的处女。
  母女都被自己的儿子强奸,要让你们两个人都??到这种滋味,今天先让你一个人这样享
  受吧。
  少年喃哺的说着充满邪恶的欲情的话,同时把比母亲现在阴门里的假阴茎更粗更大,不
  像是十五岁少年应有的肉棒,继续用左手猛烈套弄。
  靠-天强烈的手淫锻??过的巨大肉棒,已经能照自己的意思控制时间射精,而且这个魔
  性的少年是一个一天能射出五次精液,具备邪恶精力的人。
  (亲爱的,原谅我吧!现在会不停的??出来……因为是在月经的前两天,子宫是火热的
  骚痒,自己是没有办法控制了……快一点回来,把我弄到站不起来,给我火热的精液吧。)
  无止尽的淫语和完全成熟的女人妖媚的扭动,不久之後终於结束。
  少年也为这快美的瞬间心跳更急,眼睛盯在母亲疯狂般雪白的屁股和手指正在挖弄的粉
  红色菊花蕊。
  没有多久,杏子脸上沾满汗珠,身躯同时向上挺起,从嘴唇里露出尖叫般的声音。
  在花洞里插进到根部的假阴茎和夹住假阴茎的阴唇和空隙,流出难以相信的大量花蜜,
  从雪白的大腿根流下去。
  当有如苦闷般的呜咽声稍许停下来时,流尽蜜液的成熟女体好像站不住的跪下来,雪白
  的屁股仍在儿子的视奸下,一双手也伏在地上喘气。
  这时候假阴茎噗的一声脱落出来滚在米黄色的地毯上,月经前的阴洞仍旧那样张开洞口
  ,露出里面鲜艳粉红色的肉壁,看在少年的眼里,同时也把年轻的精液喷射在手帕里。
  魔性的少年对母亲的痴态投下冷酷的嘲笑,站起来悄悄的走到浴室,把母亲和妹妹脱下
  来还没有洗的内裤塞进口袋里,拿着书包走出大门,就好像刚回家一样的按门铃。
  经过几分钟後听到母亲掩饰不住狼狈的脚步声,少年的脸上露出冷笑。(来了,是那一
  位?)(是我,妈妈为什麽这样慢才出来?)(原来是俊介,马上给你开门。)杏子在眼睛
  四周留下荒淫痕迹,露出非常性感的疲惫样子,使得少年的肉棒又开始勃起,同时露出纯粹
  是男人的眼光毫不客气的凝视杏子。
  (你回来了,不要用这种眼光看妈妈,你想说妈妈的脸很脏吧,因此我今天感到不舒服
  睡在床上。)(真敢说这种话,淫浪的女人!把淫水都流光了,才会这样疲倦的。)杏子身
  上的洋装,很明显的看出下面没有穿乳罩和内裤。
  (让妈妈睡到晚饭吧,你要吃的点心放在冰箱里。)母亲转过身急忙走向卧室,从洋装
  上清楚的看出屁股的裂缝,又使得俊介点燃起欲火,残留在尿道里的精液,弄湿了内裤。
  走进卧室锁好门,杏子急忙收拾手淫留下的痕迹,把内裤放在仍旧湿润的花唇上擦拭着
  。(那孩子有没有发觉什麽呢?刚才看我的眼光完全露出男人的欲望……如果那孩子强迫我
  ,该怎麽办呢?)杏子下意识的用手指抚摸还在火热蠕动的敏感肉芽。
  发现自己的和玖美的内裤或月经带不见,或上面沾有精液的情形已经从半年前就发觉了。
  最近半年来变成有女人味的美少女的玖美,有一次在浴室里陶醉在手淫的快感里时,让
  偶然间看到杏子也好像受到很大冲击。
  (那孩子把母亲的我和??妹看成是女人了。如果今天这种难看的样子被他看到,我就没
  有力量拒绝他了,啊!怎麽可以有和儿子发生关系的想法呢?)杏子这时候没有办法控制自
  己欲念,又开始用两根手指挖弄阴洞的手淫行为。
  这时候跟前彷佛出现有一次在浴室里,看到儿子比丈夫的还要粗壮的年轻肉棒,使美丽
  母亲淫邪的欲火又激烈燃烧。
  (好吧,你想要妈妈就给你!反正爸爸在巴西也和外国美女在享受……)杏子把毛毯盖
  在头上,对突然冒出的强烈败德欲火,杏子不得不发出苦闷的哼声。
  因为不知耻的虐待狂般的手淫,把女人的精华已经??过十次以上,身体已经完全疲惫,
  可是子宫火热的搔痒感更升高,敏感的肉芽就像男人的肉棒一样颤抖,把月经来临前的浓蜜
  粘液流到屁股上。
  阴核几乎快要炸开,似忽喷出淫浪热血的肉芽膨胀到极点,这位叁十八成的美丽女人对
  麻痹般的快感无法忍受而喃喃自言。(阿俊,妈妈下决心了,随时都愿意做你的女人,从今
  晚起-天不锁上房门等你来。妈妈睡觉时也不穿内裤,你可以像强奸一样的干我。反正你有
  一天会从别的女人身上知道女人的味道。所以用妈妈的阴户让你变成男人,告诉你,这是多
  麽舒服的事……)火一般的呼吸,比刚才更强烈的动作,从阴洞里喷出甜美的花蜜,杏子在
  这时候像昏迷一样的失去意识。
  在这个时候俊介在宽大的不像高中生应有的豪华房间里,受到还不能满足的欲火促使,
  脱光衣服。把仍留下母亲阴户形状分泌液的内裤穿在自己身上,把??妹带有处女甜酸味,加
  上尿与汗的异臭味的内裤压在鼻子上用力闻,以习惯的动作拉起书柜上的月历,从秘密的小
  孔看????的房间。
  最近爱上网球的妹妹,虽然只是国中一年级的学生,但看到在她床上有大人穿的有蕾丝
  边的白色内裤,俊介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晚上从这个孔可以看到玖美虽然还不完全成熟
  但也足能引起男人性欲的新鲜裸体,有时候还能看到十二岁的少女大胆的手淫场面。耻毛虽
  然还是淡淡的,但很像妈妈特别发达的阴唇和阴核,使这位魔性少年产生淫念,把她列在强
  奸名单上的第二位。
  把列在第一位的母亲杏子强奸後,训练她成被虐待狂,然後用她做助手夺取妹妹的处女
  ,调教母女共同演出淫乱的表演,他有这样邪恶的计划。
  母。邪淫仪式3亚洲巨炮母。邪淫仪式3亚洲巨炮这位少年拿来在其他书店绝对无法买到
  的珍贵色情书刊叁本,还有妹妹的内裤倒在床上。把膨胀的程度连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年轻肉
  棒,碰到母亲的丝质内裤,那种感觉特别美妙,迫不急待的把包装叁本色情刊的胶带撕破。
  他的左手开始抚摸已经流出淫水沾湿丝内裤的巨大龟头,用陶醉的眼光看封面的照片,一本
  是和妹妹玖美大概同样年龄的可爱美少女,是被凌辱的女主角,有巨大肉棒的中年男人以及
  非常性感的中年女人折磨这个少女的故事。
  书上的标题写着-十二岁少女的破瓜-,在下面还写着,美少女成为父母淫邪欲望的牺
  牲品。
  其馀两本是俊介最喜欢的成熟女人演出被凌辱的场面,其中一本是比俊介更年小的少年
  ,在叁十岁左右的虐待狂女人的命令下,凌辱母亲後强奸的故事,另外是被年轻的虐待狂夫
  妻折磨的美丽少女。
  用火热的眼光看着疯狂在快美情欲中哭泣的美丽成熟女人和少女暴露出来的阴部,少年
  的手从妈妈的内裤上用力揉搓自己邪恶的坚硬肉棒,流出来的淫水沾湿掩盖母亲耻部的性感
  内裤。在俊介充满虐待狂的邪恶眼睛里,书上的两个女人不知何时在他的脑海里变成母亲杏
  子和玖美,引他进入恍惚的陶醉世界里。
  享受着第二次射精後的疲倦感,俊介又想起妈妈露出荒淫後疲惫模样的充满性感的表情
  。(妈妈大概又在幻想我这坚硬的肉棒手淫吧,将来一定要像这书上的女人一样折磨你,当
  你被自己的儿子奸淫时,妈妈露出性感欲哭的表情一定很好看。)少年不知疲倦的邪恶肉棒
  仍旧挺直在那里,他从床上走下来,脱下沾满粘稠精液的妈妈丝内裤,很勉强的穿上妹??的
  小叁角裤。
  发出紫色光泽的巨大龟头和睾丸被少女用的内裤摩擦,俊介的嘴里不由得发出快美的哼
  望。
  (玖美,不要吃点心吗?)先听到妈妈在楼下说话的声音,然後听到从楼下跑上来回答
  的妹妹的声音(不要了,和同学吃过了。)-淫乱的女孩回来了,我知道今天一定会手淫o-
  这时候少年已经把膨胀起的肉棒从内裤里拉出来,一面抚摸一面把眼睛靠在墙壁的洞上。
  像药师丸博子的美少女,锁上房门後把书包丢在桌子上,好像迫不急待的脱下学生制服
  的上衣和裙子,也脱下雪白的衬裙和可爱的内裤,这时候已经完全赤裸。
  少年由於强烈的兴奋,伸出舌头舔乾枯的嘴唇,用残忍的眼光毫不留情的对妹妹雪白的
  裸体做视奸,大概是在对着窥视孔下面的镜子看自己的神秘部位,玖美已经十分像女人的肉
  体完全暴露在哥哥的视线里。
  玖美的身体也许是早熟的关系,最近是-看到一次都增加新鲜的性感,耻毛比书上的美
  少女更多,乳房也圆润,屁股产生的丰满度已经显示出足能承受鞭苔的折磨和後门的肉刑。
  完全成熟充满性感的女人固然很好,但还没有完全成为女人的少女新鲜的味道,也会使俊介
  魔性的劣情疯狂。玖美好像陶醉的闭上眼睛,微微张开闭上的嘴,右手捏住充血变硬的粉红
  色乳头,左手在年轻的花瓣找到敏感的凸起物开始揉搓,可爱的嘴唇好像在说什麽话但听不
  到。不过後来才知道,原来玖美也看过母亲的手淫和陶醉的景色少年的眼光有如一把箭射在
  妹??雪白的肉体上做视奸,同时用左手用力套弄坚硬的肉棒,用姆指把龟头上流出来的液体
  抹在阴茎上。
  因为刚看过母亲那种成熟的美和大胆的手淫表演後,所以不成熟的十二岁少女那一种有
  如青涩果实般的肉体,对也有热爱少女变态心理的俊介,是可以从妹妹的姿态中得到强烈的
  刺激。
  玖美好像焦点不能集中的大眼睛在空中徘徊,充满性感的嘴唇好像在诉说愈来愈强烈的
  性感,微微张开的嘴不断发出甜美的呻吟声。
  还像少女般的没有赘肉的肉体,但已经有能使人感到性感的屁股,好像倒过来的小盘子
  一样的乳房,在细小的手指抚摸下充血凸起的鲜艳粉红色的乳头;勉强能盖住耻丘的淡淡耻
  毛的黑影;还没有开放的清静的花瓣,正是玖美这种年纪应有的模样,但大概是因为多日来
  不断手淫的关系,她的阴核异常肥大。
  大概是快要??身了吧,玖美不停的摆头,嘴里说出俊介听不到的话,年幼的裸体好像忍
  不住刺激的蠕动。-你这个淫浪的女孩子,你是继承妈妈淫荡的血统,将来会在妈妈的跟前
  ,用我的手指让你把淫水流光,在那个时候妈妈已经成为我的性欲奴隶了,也让妈妈舔你的
  可爱阴户,会让你高兴的哇哇叫,坎美,你现在就??了吧!!-就好像听到哥哥淫邪的判决
  宣告一样,美少女的表情更恍惚,啜泣声使美丽的嘴唇颤抖。
  玖美的上身突然向後仰,又变僵直,然後颤抖着向前弯,手指还没有离开年轻的阴唇,
  这样滚下来跪在地上,同时像是比较一样的,在脑海出现母亲成熟的肉体和妹妹充满魅力的
  裸体,幻想者种种凌辱的场面,魔性少年把第叁次的射精喷在书架的玻璃门上才感到满足。
  盖上窥视孔,用??妹有花样的内裤擦玻璃门上的精液时,听到从楼下传来母亲假装平静和开
  朗的声音。
  (两个人都快下来,吃晚饭了。)-马上要看到淫乱疲倦後的性感面孔,一定很好看o-
  听到儿子的脚步声从楼梯走下来接近餐厅时,杏子的乳房又开始变硬,仍在充血的阴核又蠕
  动,子宫产生骚痒感。-我真是罪孽很深重的妈妈,想到儿子的那个东西又流出水了o-(对
  不起来晚了,因为今大的家庭作业很多。哦,晚餐是生鱼片和炸肉丸,真是好极了。)听到
  少年充满食欲的??吻,杏子才放下心打开饭锅、坎美把汤盛在碗里交给哥哥。
  (对不起!,妈妈从早晨就头痛,都是买来的现成菜,明天会做你们喜欢吃的o)(没有
  关系,妈妈偶而也应该休息,这个还是很好吃的。)(嗯,很不错。)当杏子认为自己的想
  法是多馀的,刚放下心时,和儿子凝视自己的眼光相遇,紧张的转开视线,感到脸上一阵火
  热。
  又是那种眼神,比昨天的更热烈,杏子的子宫猛然收缩,粘粘的蜜汁沾湿了??在阴缝里
  的内裤。
  俊介的眼睛好像表示一切都知道的那样带着淫邪的冷笑。
  玖美一面喝汤一面看电视,所以没有发觉母亲和哥哥彼此像探索般的眼神(他果然是看
  到了,我怎麽办?)杏子的心脏又开始激烈跳动,连呼吸都感到困难。-不过,这个孩子已
  经知道女人的身体了,不知道是那里的妓女使他变成男人?--如果玖美不在场。很想现在
  就脱光衣服比在儿子的面前,大喊任由你玩弄妈妈吧!-这种强烈的邪恶念头,从火热的子
  宫冒出来。为儿子倒茶时,颤抖的手使茶水??在餐桌上。
  (妈妈,你今天怎麽啦?好像心情不安的样子,一定是太疲倦了。)少年用取笑的??吻
  说,用毫不隐瞒欲火的眼睛看美丽母亲荒淫而疲倦的性感面孔和丰满的乳房。-又流出淫水
  了。妈妈是很想让我强奸吧了可是还不能那样做,要等到让你快要急疯时才给你插进去,等
  到品??完其他的女人,最後才用力一面折磨你一面给你插进去o-(是啊,妈妈今天确实有一
  点不对,大概是睡一整天的关系。)杏子无法忍受儿子的邪淫视奸,站起来走到厨房,可是
  在屁股上感到刺痛般的火热视线,站在流理台前无法动弹。-不要用那样的眼光看我!我是
  你的妈妈……加果真的那样想要妈妈,就不如今天晚上到妈妈的床上来吧!-杏子做母亲的
  第六感是对的。大约在一年前,俊介在繁华街的泡沫屋第一次和女人发生关系。
  那是色情书店-格里亚诺-的老板介绍的,约叁十二、叁岁很性感的离婚女人。少年到
  那个花名叫亚丽丝的地方五次,学到如何使女人高兴的技巧。
  从此以後,了解女人身体一切秘密和快乐泉源滋味的少年,对一直怀在心长的黑暗阴沈
  的情欲虽然完全实现,但也不再想和泡沫屋的女人发生关系。
  俊介强烈的欲望,把对象限定在美丽成熟的妈妈杏子和妹妹玖美,以及身边的其他类似
  年龄的女人身上。
  在俊介少年的秘密奸淫簿上写着看过的色情书的感想,还有偷来的充而魅力的女人们的
  内裤,折磨女人的器具等详细资料之下,还有他决定要奸淫的五个美女的名字。
  大谷香江,四十岁,主妇。大谷亚香里,十叁岁,国中女生。森村贵和子,四十二岁,
  伯母。
  藤浦玖美,十二岁,妹妹。藤浦杏子,叁十八岁,母亲,处极刑。
  在叁个美丽成熟女人和两个少女名字的旁边,用淫糜的辞句写者很多将来要采用的凌辱
  方法,这个名单上的名字,今後应该会慢慢增加。
  从九岁时就成为他心里最爱的意奸对象的美丽妈妈产生狂热的欲火,可以说完全表达在
  处极刑的叁个字里。
  (我吃饭了,我还有很多作业,我最後洗澡就可以了,妈妈。)妹妹玖美拿着茶杯离开
  餐桌就走上二楼。
  杏子知道自己被俊介火热的眼光视奸,所以女儿离开後就更紧张,不由得後悔穿上完全
  能暴露出内裤线条的白色薄质旗袍裙,手上的清洗剂使她不小心把盘子掉在地上打破了。
  (啊!对不起。我今天真是有问题。)杏子反射性的蹲下来收集打破的盘子破片,同时
  悄悄的向俊介看去。
  俊介火热的眼光正在看她充满弹性的屁股和裙子上浮显出来的屁股沟。
  在俊介的眼里是能清楚的看到妈妈後门的菊花蕊和大阴唇隆起的样子。他忍不住在餐桌
  下握紧坚硬的肉棒!
  少年对这样引起他欲火的美丽妈妈宣告死刑,在最惨忍的凌辱中甜美的死亡,才适合引
  起儿子邪恶念头的罪恶极大的母亲。杏子现在确认心爱的儿子有残忍的情欲时,抑制着疯狂
  般的强烈欲火抬起身体的刹那,从下体的裂缝流出温热的粘液,身体不由得颤抖。(小俊,
  先去洗澡吧。)尽量努力发出平静垂音,但沙哑而颤抖。
  (好,我先去洗。)听到俊介走上二楼。关上房门的声音时,杏子扑在餐桌上歇斯底里
  的哭泣。(老公啊!我该怎麽办?)原来还不敢确定,但俊介果然知道淫荡的秘密。下意识
  的左手滑入裙子里,从内裤的旁边伸进去抚摸月经来临前的溢出浓厚蜜液的肉缝,玩弄异常
  挺硬的肉芽。产生这种狂热的情欲,杏子也是第一次,而且今天已经??过八次,可是这样几
  乎使凶暴的情欲愈来愈强烈。
  几天前被邀请去喝茶时,邻居的大谷夫人说的话又鲜明的出现在脑海里。
  (听说最近近亲相奸的情形增加,而且是母亲和儿子占压倒多数,大部分还是强奸。太
  太又特别美比的性感要小心才是。)大谷香江带者淫秽的笑容这样说着。
  (还有,爱少女的变态也很多,我们的女儿也应该多注意了。)香江夫人又这样说。
  说起来俊介看妹妹玖美的眼光,也不是哥哥看妹??的眼神。(多麽可怕的孩子!俊介,
  千万不能这样,我们会掉入地狱里的。)在这样想的时候,杏子的手指仍在继续用力折磨勃
  起的肉芽。
  那种可怕又令人目眩的淫乐,好像又要来临,流出的淫水且也非常多,扭曲的喜悦感也
  显得特别激烈。
  杏子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呜咽声,同时挺起屁股,像迫不急待的拉下叁角裤,把食指
  用力插入火热搔痒的肉洞里猛烈活动。
  (啊……不行了…:又要??了……我真是淫荡的女人!)在第九次的难以抗拒的淫欲发
  作中,杏子扑在餐桌上享受馀韵时,突然听到身後传来俊介的声音,软绵绵的身体立刻僵硬
  。(妈妈怎麽啦?不舒服吗?)感觉出有刺般的视线在她身上滑动,杏子无法抬头。(没有
  关系,不用管了,大概又是贫血恶化了吧……)杏子能这样克制迷惑回答,已经尽了全力。
  (俊介,不要看妈妈,快走吧)因为电视的声音太大完全没有听到儿子的脚步声。(是吗?
  明天最好去医院,那麽我要去洗澡了。)少年敏锐的眼睛在走出餐厅时,当然不会忽略母亲
  脚下的米黄色叁角裤和在裙子里的左手。
  -果然又在弄了,淫乱的女人-冷冷的看着还在微微颤抖的母亲,然後吹着口哨走进浴
  室,在脱衣时脱下内裤,以前用尺量过达到廿二公分长的年经粗壮的肉棒,就像有弹簧一样
  飞出来打在小肚子上。
  按然往常的习惯看放衣服的篮子,在底下看到二件妈妈的叁角裤和一件妹妹的,叁件都
  还留下阴户形状的褐黄色分泌物斑痕,放在耳子上时,妈妈的两件强烈蜜液的淫臭,妹妹有
  花纹的内裤有强烈阿摩尼亚的味道。
  妈妈的特别脏,可能是中午手淫时留下来的,俊介把这些内裤放在裤口袋里走进浴室,
  还故意留下门缝。
  母。邪淫仪式4亚洲巨炮母。邪淫仪式4亚洲巨炮杏子听到洗澡的声音时,发作的欲火总
  算稳定下来,杏子抬起头,脑海里还有淫邪的麻痹感,使她的思想不能集中,摇摇摆摆的站
  起来急忙穿上叁角裤。
  冷却的淫液渗入丝绸的布里,那种感觉使她很爽快,杏子好像被吸引过去似的,以梦游
  病患的脚步走到浴室,悄悄的打开更衣室的门,进去後看放衣服的篮子,拿起最上面的儿子
  刚脱下的内裤,以下意识的动作压在鼻子上。
  刺鼻的年轻精液与尿的芳香,使还没有完全满足的子宫又骚痒起来同时收缩。
  为禁止的败德情欲变成盲目的母亲,迅速撩起裙子脱下叁角裤,把心爱儿子的内裤紧紧
  压在湿淋淋的期望刺激的花瓣上,从上面开始玩弄勃起的阴核。-俊介,妈妈也要像你那样
  做。妈妈已经决心要做你的女人,你要明白的说想要我,不要只用淫邪的眼光看我。)火热
  的子宫中微微有沈闷的微痛,显然这是月经将要来临的徵候,可是狂热的欲火愈来愈强烈。
  猛扭屁股企图诱发强烈的快美感,这时杏子的眼睛发现门有缝隙,憋住气悄悄走过去。
  在母亲进入更衣室时俊介已经发觉,正如他的预测,母亲还会沈迷在手淫里,以及会从
  门缝里偷看。
  少年在脸上充满邪恶的笑容,但他还是那麽英俊,走出浴缸,面对门缝站立,少年故意
  让母亲清楚看到那支暴涨的肉棒,并用双手套弄。在门缝中发现儿子粗壮坚硬的那个东西刹
  那,杏子产生头昏目眩的冲击。
  对母亲产生劣情的少年的肉棒,实在太巨大而像丑恶的刑具,可是杏子被那邪恶的肉棒
  迷住,眼睛盯在那里忘记贬眼,而那个魔性少年意识到母亲在凝视时改变各种姿势,让她从
  各种角度看到充满邪恶欲火的巨茎,发出夸大的喜悦声。
  幻想母亲凝视肉棒的美丽表情,几乎快要射精时,俊介急忙用强烈的意志克制自己。
  他准备今天最後的快乐,要留到以後一面看着母亲雪白美丽的肉体的淫欲溶化的花瓣手
  淫。
  当少年把巨大的肉棒像挑战似的对正门的缝隙时,比先前九次的高潮更强烈的性感,刺
  穿杏子的子宫。
  拼命的克制住从下体涌上来的快感,用力使颤抖的双腿勉强站稳,杏子这才能不发出声
  音的离开更衣室,回到卧室倒在床上尽情的呜咽。
  -那个孩子早在等我的,为了让我看到像马一样的巨大的肉棒,故意留下门缝!-大概
  经过十分钟左右,听到卧室的门有敲门声,俊介若无其事的开朗声音说,妈妈我洗好了,可
  是杏子正在呜咽中没有办法回答。
  杏子呆呆的听着儿子说几句话後离开房门,走上二楼的声音,这时候在杏子双腿之间流
  出和蜜液感触不同的液体,因为强烈的欲火和荒淫,使她的月经提早两天来临。
  疲倦的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量也没有,杏子勉强的站起来,从衣柜拿出生理用的蓝色内
  裤和卫生棉,赶快冲进浴室,从里面锁上门。
  虽然是第一天,但月经的量异常多,雪白的大腿沾满深红色的血。-俊介是不是射精了
  呢?-蹲在浴室的磁砖地上,用蓬头清洗耻毛、花瓣和大腿时,杏子首先想的就是这件事。
  不久前在这里看到不像十五岁少年应有的巨大肉棒的影像又主动的出现在脑海里,同时也确
  定刚才手淫的痴态被儿子看到。
  儿子对淫乱的母亲,做个残忍的报仇。杏子知道自己的罪恶一面啜泣一面把热水淋在疲
  惫到极点的裸体上。
  就在这时候身体感受到有刺痛的火热视线,使得她仍盖有闷痛的子宫又产生有什麽东西
  在扭动的强烈快感。
  -大概是俊介在偷看!好吧,妈妈给你看,用你的眼睛把我这淫乱的样子看个够吧o-虽
  然不知道从那里看,但在不会使浴缸成为死角的位置用力分开大腿,只手剥开花瓣,带着黑
  色的月经从花瓣的空隙中流出来,滴在米黄色的磁砖上,杏子看着血液慢慢扩散,陶醉在自
  虐的感受里杏子告诉自己说,她的内裤-天受到精液的沾辱,用火热的视线看她的肉体,还
  看到手淫的年轻肉棒,等於是已经被儿子奸淫,身心都被败德的刺激与异常的荒淫疲惫已极
  ,可是现在杏子的阴核,又因充血而勃起。
  (俊介,仔细看清楚妈妈的阴户吧!女人是-月要这样流出肮脏的血,能知道妈妈现在
  有多兴奋吗?是你又热又邪的眼光,让妈妈疯狂成这样变成不知羞耻的淫荡女人!要想妈妈
  就快来抱我吧。就是用暴力也愿意接受你那个硬东西,就是掉进地狱里我也不在乎了!)手
  指插入沾满经血的肉洞里用力抽插,同时揉搓突起的阴核一面扭动屁股,受到败德情欲诱惑
  的美丽女性,喃喃的说出来。当然这个时候俊介是在偷看用的小孔那里。
  这个地点是用帆布搭盖的简单放东西的地方,在他双腿的位置镶着经过防雾处理的一组
  高性能放大镜片,也巧妙的经过伪装设置偷听用的高感度麦克风,这里成为非常完整的窥视
  用房间。
  牛仔裤前的拉??已经打开,在来这里之前偷来的邻居性感香江夫人粉红色的内裤紧紧压
  在他的龟头上。
  用缓慢的动作抚慰着脉动的肉棒,少年从窥视孔凝视美丽的母亲在手淫的狂欢中扭动的
  肉体,同时也听到她甘愿接受败德肉欲的决心,那是生动而淫乱的告白。
  不停流出来的经血使完全成熟的女阴形成妖媚的色泽,雪白手指在那里的淫邪蠕动,诱
  使魔性少年产生凶暴的肉欲,凶猛直立的肉棒,因为强烈的兴奋从前端的洞??流出淫水,香
  江夫人的内裤很快就湿润。
  (啊…:好…:妈妈快要疯了…:又要??了…:向是,使妈蚂变成这样淫乱不知耻的女
  人……都是俊介……你害的!我已经知道你现在偷看……啊……
  已经不行了…:妈妈要??了……俊介也一起??吧,射出大量牛奶吧!)少年冷酷的眼睛
  彻底看清楚,母亲在??身时一定会露出失去焦点的甜美眼光在空中徘徊,张开一半美丽的嘴
  露出性感表情的习惯。
  -臭女人,你随便去??吧!自己一个人一天竟然??十次。我可不要射精,我要看着玖美
  可爱的处女阴户才能射精o)将月经中的女阴暴露在儿子的视线中手淫,为这种异常的喜悦不
  断发生强烈的痉挛,杏子蹲在有许多经血和淫液的瓷砖地上。
  这种不正常但鲜烈无比的快感,和杏子和丈夫的性生活中??到的味道比较,几乎无法相
  此,那是病态的,自虐狂的恍惚的境界。
  经过几分钟後用尽全力才能使虚弱的身子站起来,但这个时候突然产生羞耻感和对自己
  的厌恶,杏子流下悔恨的眼泪,而刚才那种令人目眩的甜美狂热感,已经丝毫不存在了。
  急忙用热水洗去充满经血与淫液的花蕊,到更衣室穿上月经用内裤,放好卫生棉,匆忙
  跑进卧室。
  杏子连穿上睡衣的力量也没有就钻进被窝,强烈的喘息和动悸还没有完全消失,她像歇
  斯底里一样的哭泣。
  -啊,我为什麽做出这样无耻的事?以後怎麽可以和那孩子见面呢了.-杏子这时听到
  玖美的脚步声走进浴室。
  -俊介是还想要妹??完全没有成熟的身体?老公啊,我是不是生下可怕的魔鬼的孩子呢
  ?)杏子勉强抬起身体,拿出来自从丈夫不在家时不能睡觉服用的安眠药,用葡萄酒服下比
  平时一倍的药量。
  -全部吃下去会不会死呢?-偶然间产生这样不祥的念头,但她也没有这样的勇气。
  身心都为败德的情火和荒淫弄得疲惫已极的杏子,不久後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晨和往常一样在那个时间醒过来,但头非常重,身体一点力量也没有,披上睡
  袍到厨房,很快为俊介和玖美准备好早餐,留下一张便条回到床上。
  两个孩子都有听闹钟准时起床的习惯,所以不用担心。
  (妈妈今天不舒服,让我休息吧,两个人吃早餐後上学吧)杏子又进入梦乡,听到电话
  铃的声音醒来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多了(太太,你怎麽了?看到没有和往常一样打开
  窗户,所以有一点担心。)是邻居的香江夫人。
  (对不起,让你担心。因为有一点贫血在睡觉,现在就要起来了。)乾枯的经血发生摩
  擦作用,在萎缩的阴核和花唇上发生的触感,使她又产生昨夜的罪恶意识,拖着沈重的步筏
  到浴室淋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