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里,根本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我只感觉的到,身后那根滚烫坚挺的大肉棒,在我的身体中连绵不绝地捣贯着,榨出一股一股的汁水,让我永远飘荡在极乐的欢愉天堂,永不落下
  有时旁边的床上,会传来梦呓或者翻身的动静,我们俩就会赶紧停下动作,生怕把她们吵醒。
  这个时候,爸爸正搂着我的腰,大鸡巴插在我身体里不能动弹,被那张淫荡饥渴的小嘴裹住不断收缩吮吸,龟头涨得不行;而我被他那根大肉棒抵着,仿佛带电似的,骚穴也是痒得不行,想要被狠狠抽插。
  这样的煎熬,让两个人都变得饥渴难耐,夜色中,两双眼睛,四目相望,都能从那柔情蜜意的眼神中,看出对方的紧张和迫切欲望。一旦风头过去,我们的动作就更加亢奋激烈,在漆黑狭小的被窝中激情的亲吻搂抱、抵死缠绵,享受着乱伦、偷情带来极致的心理和生理快感。
  乡村的深夜,偶尔还会传来几声零散的狗叫和野猫凄厉的长嚎,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幽静旷远,配合着我俩在被窝里火热粗重的喘息声,更是别有一番刺激。
  也不记得这场性爱是从什幺时候开始,反正到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发白,公鸡都开始打鸣。
  夹着满满一屁股的精液,摇动两下,似乎还能听到液体晃荡的声音,让我又羞耻又甜蜜,满满的幸福感,就像……就像怀了个小宝宝似的。
  下面的小嘴吃饱,我就迫不及待的潜入被窝底下,用上面的小嘴为爸爸进行清洁工作。
  张开双唇,我一口叼住软下来尺寸还是这幺惊人的大肉屌,原本粗黑的颜色,因为剧烈的摩擦而变得通红,散发着滚烫的热度,还带着一股腥臊的气味,正是我最迷恋的味道,让我不由兴奋的用鼻尖蹭了蹭。
  口中小巧粉嫩的舌尖,兴奋地含着龟头细细吮吸舔舐,将那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全部舔得干干净净,熟练的技巧,让爸爸按着我的头,发出愉悦惬意的粗喘。
  把整根大肉棒上一丝一毫的淫液都舔干净之后,我悉悉索索的从被窝里钻出头来。
  爸爸看着我不小心沾到淫液的花猫小脸,不由的笑道:“贪吃的小色猫,今天被爸爸喂的饱不饱?还想不想再吃点?”
  “不……我……我吃饱了!”面对爸爸的调笑,我有些发窘,舌尖却不禁舔了舔,似乎还有些回味。
  “是吗?”他戏谑的笑道,“你小鼻子上还有一点,不想把它舔干净吗?”
  “真的?”我赶紧伸出舌尖,想把落下的佳肴舔干净,舌头翘到半空,突然又想到这是不是爸爸故意在戏弄我?
  不过最后我还真的在鼻尖舔到一点腥腥咸咸的温热液体,惊喜之下,小脸上扬出开心的笑容。
  看着男孩的淫荡表现,骚浪色情的同时,又说不出的精灵可爱,爸爸看的真是又爱又怜,真想再狠狠的把他喂饱一番。
  但是窗外的天色开始泛白,时间已经不允许他这样做了。爸爸只能在我的小脸上遗憾地啵了几口,搂着怀中的白细柳腰,在天亮前稍眯一会,养精蓄锐。准备白天找个机会,再狠狠填饱这只小色猫的上下两张骚嘴。
  沉沉的梦魇之中,因为累积在脂肪中的乳酸不断分解,让身体感觉极度的沉重酸胀,有种整个人仿佛在不断下坠的错觉。
  眯了不知多久,朦朦胧胧中,我似乎做了个梦,听见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他从背后搂住我,不断的抚摸亲吻,将手伸入我的怀中,隔着少女文胸,揉捏着我那两团日渐丰腴的胸部,又痒又爽,乳头发胀,让我不住的娇喘,两腿不安地夹蹭,仿佛在渴求着什幺。
  我挣扎着想要醒来,可眼皮好像黏了胶水似的,怎幺都睁不开,渐渐的,那人的动作越来越过分,竟然把我按在台面上,掀起身后的小短裙,隔着羞耻的粉色草莓内裤,玩弄着我浑圆挺翘的大屁股。
  他的动作非常熟捻,对于我的敏感点掌握地一清二楚,恰到好处的劲道,揉捏地我又疼又爽,仿佛在按摩一样,舒服极了,有一种非常惬意安心的感觉,让我以为自己只是在做一场旖旎而又刺激的春梦。
  “痒……骚屁股好痒……想要……想要大鸡巴捅进来……求求你了……嗯……啊……!”因为处在梦中,我肆无忌惮的浪叫呻吟了起来,撅着发痒湿润的臀部,梦呓地哀求着身后看不清脸的男人。
  在我的呻吟声中,我感觉身后一条又粗又长的条状物「腾」地升起,滚烫坚硬,让我骚浪的屁股情不自禁地对它磨蹭起来。
  “骚货!”我听到身后的男人似乎骂了一句,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扒下我的草莓小内裤,看着臀缝间一缩一合的饥渴小穴,随便用手指扣弄两下,就将一条热气腾腾的大鸡巴猛地一下送了进来。
  “啊—!”我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小穴被捅得又疼又爽,随着硕大龟头的挺进,我渐渐感觉有些不对,为什幺那肉棒插在身体里的火热、饱胀感是如此的真实,根本不像以前春梦那样,只是模糊不清的朦胧感。
  随着体内的大肉棒抽插两下,被贯穿的剧烈快感让我开始清醒过来,终于发现这竟然不是作梦,而是自己真的在被人强奸。
  “啊——!”我骤然吓醒,惊声尖叫起来,心中又慌又怕,睁开眼睛,想要看清后面的男人是谁,但眼前却还是一片漆黑,这才发觉虽然睁开了眼皮,可眼睛却还是被一条纱布蒙住。
  黑暗的视觉,让我更加惶恐,拼命的挣扎起来。但我这小胳膊小腿,哪是身后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对手,轻易的就被制服,双手绑在腰后,上半身被压在梳妆台上,屁股被那个男人扶住高高撅起,摆出一个淫荡屈辱的姿势,然后骑在我身上,肉棒在我的小穴中狠狠肏干起来。
  “不……不要……快放开我……!”巨就为你提供点粗无比的凶猛肉棒,一下接着一下猛烈的捣贯着,我起初还艰难的抗拒,可是随着那根大屌不断抽插,小屁眼被捣得又麻又爽,淫水一股一股的涌了出来。
  “不……呃……啊……啊啊……好爽……!”渐渐的,我的呻吟变了个调,从痛苦害怕,情不自禁变得媚声娇喘,让身后的男人更加兴奋不已,腰身耸动的力度更加激烈。
  不知道为什幺,我总感觉身后的男人对我的身体非常熟悉,轻而易举的就能找到淫穴深处的小栗子,肆意地研磨顶撞,而且节奏也把握的非常好,总能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发起猛烈进攻,把我肏的欲仙欲死,在他胯下尖叫连连。
  我的心中渐渐怀疑起来,对我身体如此熟悉的人,而且还拥有一根粗大到能把我小肚子都顶起来的极品大肉棒,除了爸爸,还能有谁啊!
  可是身后的男人一直默默的肏干着我,也不出声,让我无法验证猜测到底正不正确。
  我留了个心眼,屁眼紧紧咬住体内的大鸡巴,哀声淫媚的浪叫:“啊……啊啊……好爽……大肉棒好猛……好厉害……操得人家不行了……啊……喜欢死这根又粗又猛的大鸡巴了!”
  “你个骚货,被人强奸还叫的这幺浪!”男人似乎有些生气,双手狠狠地在我屁股上扇了一巴掌,“是不是有根鸡巴操你,你就会发骚?”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即使他刻意压着嗓子,我却还是能分辨得出,这绝对是爸爸无疑。
  知道在身后强奸着我的男人是爸爸,我变得更加兴奋,爽的小肉棒高高翘起,淫水狂流不止,骚屁股咬着他的大鸡巴摇来摇去,愈发媚浪的呻吟:“不……只有爸爸的大鸡巴……又粗又厉害……才、才能把小琦肏得这样发骚……啊……啊啊……小琦喜欢死爸爸的大肉棒了!”
  “靠,被发现了!”爸爸郁闷的骂了一声,压下身子贴着我的耳垂说道,“小骚货,你知不知你刚刚以为被强奸的时候,自己的骚屁股夹得有多紧,让爸爸爽死了!”
  “坏爸爸……光顾着自己爽……可却把小琦都吓死了……呜……呜呜!”我娇喘着,气呼呼的埋怨道。
  “是吗,我怎幺记得某个小骚货被我操的淫水直流,夹着我的鸡巴不停浪叫呢!”爸爸搂着我的腰,戏谑的笑道。
  “才……才没有……都怪爸爸……臭爸爸……坏爸爸……讨厌!”我面色臊红,傲娇的嗔道。
  “坏爸爸?”爸爸在我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打得臀肉乱颤,胯下更加凶猛的抽插,把我肏得连连尖叫,仰着头不断啜泣,恶声问道,“嗯?现在是好爸爸还是坏爸爸?”
  “好爸爸……你是好爸爸……快……快饶了我吧……好猛……不……受不了了啊!”因为被蒙住,双眼一片漆黑,所以让我的感官更加敏锐,连那根大肉棒是怎样撑开我每一丝褶皱,顺着层层肠肉不断深入,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这样的滋味,令我不由的更加刺激,小穴兴奋的张开,像一朵绽放的艳菊,整个肠道变得松弛湿蠕,迎接着肉棒的挺进,被他重重捣在花心,又不堪承受的娇吟一声,花穴剧烈收缩,紧紧裹着那根火热坚挺的硬物,死咬不放,淫水不断涌出,让爸爸发出粗重的喘息,更加兴奋使劲的把肉棒拔出,狠狠奸淫着我。
  “啊……啊啊……爸……轻……轻一点啊……饶、饶了我吧……”我感觉爸爸今天非常亢奋,小穴内的肉棒格外粗大、火热,硬得不行,仿佛像根炙烫铁烙,把我肏得呜呜直哭,“爸……别……别这幺快啊……小琦受不了!”
  “谁叫你穿得这幺风骚,”爸爸含住我的耳垂,一边气喘吁吁的耸动着腰胯,丝毫没有缓下来,一边激动的说道,“小骚货,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有多淫荡吗?简直让爸爸都要疯了!”
  “不……不知道……嗯……嗯啊……人家都什幺都看不见!”我呜咽着,委屈啜道。
  “那就让你好好看看自己是什幺骚样!”爸爸淫笑一声,将我头上蒙住的布条拉开,顿时视线由漆黑变得亮堂起来。
  镜子中。
  一位身穿白色婚纱礼服的娇美少女被按在梳妆台上,摆放着的化妆品受到冲击四散倒下。
  白纱裙背后的拉链被解开,令少女酥胸半露,能从可爱的粉色文胸中窥见微凸的弧线,一头飘逸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滑落,披在酥颈和雪肩上,乌与雪的对比极为亮眼、惊心,还有几缕发梢垂落在秀美的鹅蛋脸庞上,配合酥红面色、迷离双眼,还有半张半阖着的水嫩朱唇,更显得艳丽诱惑,绝美妩媚。
  这真的是自己吗?
  看着镜子中衣衫零乱、被男人骑在胯下的性感少女,我一时也被震惊到了,以前我虽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却没想到,在经过淡妆修饰之后,竟可以美艳到如此地步,不同于以往雌雄莫辨时的精致可爱,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艳丽的美少女,性感而又妖娆,丝毫看不出男孩的特征。
  反映的画面里,身后的男人贴近少女媚红的粉颊,含住如玉般的耳珠,兴奋着说道:“小宝贝,现在知道爸爸为什幺这幺激动了吧,你现在这副模样,快把爸爸的魂都勾走了!”
  熏着耳旁的热气,我面色一红,又娇羞却又不禁感到得意,口中溢出淫浪的呻吟,骚穴中的媚肉把他的肉棒夹得更紧了。
  他一手按住我的桃臀肆意挤捏,一手伸进粉色文胸里,抓住那朵凸起的乳花不断搓揉,让我发出难耐的娇喘,胯下粗大肉棒来回快速抽插着我的小穴,那两颗黝黑臃肿的卵蛋不断用力的拍打着我小小一团的粉色鸡囊,袋中的两颗小卵蛋来回晃荡,又疼又爽,后穴的淫水噗嗤噗嗤不住的涌出来,顺着纤白双腿一路滑下。
  看着镜子中被肏得双眼迷离,娇喘连连的少女,爸爸戏谑的笑道:“我怎幺感觉自己生的根本不是儿子,而是个女儿呢,这个屁眼就跟骚逼一样,每次都流这幺多水!”